于铒钇

根宅〜

鉴于刚刚我占了一个tag。我还一个。

没意思,特别没意思。因为没意思所以写文章。依旧不知道自己写了啥。我大概只会写对话不会写心理想法和空镜啥的。随便看看吧。冷圈吃饱靠自己。



"你家那么多男人的鞋啊。"薛峦一边换鞋一边问到。
"恩,都是扬。。那个我爸的。"陆晨曦在厨房磨磨蹭蹭的。
"我不记得叔叔喜欢穿皮鞋啊。还牛津的,布洛克花纹的,嚯,意大利手工。"薛峦才不信陆晨曦的话,他今天来就是打听消息的。
"行啦你,有完没完,不就是鞋嘛,你都离开多久了,我爸新爱好不行嘛。"陆晨曦拿了两瓶水坐到沙发上。"你不是找我有事吗?可以开始你的故事了。"
"晨曦,我这次来是,是想复合的。"薛峦挨着陆晨曦坐下。
"唉唉唉"陆晨曦赶紧换到另一边沙发。"薛峦,我们已经分手了,和平的。也就是双方都没有能产生多巴胺的感情了。我。。。"
"没有,晨曦,我还是爱你的!只是当个医生钱真的太少了,你看,我们都要结婚了,你爸直接给你套房,我作为一个男人怎么可能接受,但是当我失去你时,我才发现和这些相比,我更不能失去你!"薛峦又跟着陆晨曦移到另一边沙发想要靠近他。
"唉---停。"陆晨曦一只手直接挡在他脸前把薛峦想更靠近一步的举动生生逼停。
"好,陆晨曦先不讨论我们还有没有感情。我这次来,还有个目的,和我去美国,你受的了在急诊,我还替你委屈呢?你,陆晨曦,仁和最年轻胸外主治,双手就是拿手术刀的。凭什么因为扬帆和你不对付,他就把你发配到急诊。你和我去美国,美国的法律都是保护医生的,你不用担心医患关系。你只要拿手术刀就行。" 
"嘶。"陆晨曦撩了撩耳边的碎发,顺势往沙发一靠。"是谁?说,我是被发配到急诊的?是谁?说,扬帆和我不对付的。他敢这么对我嘛?"
"陆晨曦,你,你太让我失望了,你现在怎么这么不思进取?连急诊,拿不拿手术刀都不在乎了。"薛峦一反刚才柔和的面孔,变得有些狰狞。
"哦照你这么说,我去美国当医生就是求上进,和你去卖药卖器材就是思进取。薛峦,以前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是这么个GDX呢?学医那么多年,为了钱说放弃就放弃,我陆晨曦瞧不上你。你走吧。"陆晨曦挥挥手。"还有,你说你爱我,那是你自欺欺人的想法,你真爱我,你就不会8年没一个音讯,就算作为朋友也好。我不管你怎么样,但是我只拿你当朋友。还有,我有男朋友了。"

"晨曦,你不愿意离开可以,但是你不能说我不爱你。晨曦,我知道当初分手对你影响很大,我。。。。"
"停停停停,你从哪里看出来,分手对我影响很大啊。我,陆晨曦,只有在手术失败救不了病人还有扬。。。。某些医生推销药物器械时,嗬,才会比较失控。你,还不能够,懂吗?哎呀,你好走了。"陆晨曦从沙发上站起来,推着薛峦要往外走。
"晨曦,你听我说完,晨曦。。。"
"哎呀,你好烦啊,快走啦。"

卡他卡他,两人拉扯间,卧室的门打开了。两人同时视线上移。穿着家居裤,白t桖的扬帆。
"你怎么在这儿?"两人同时发问,又转头对视一眼。
扬帆歪了歪头,似笑而非的看了他们一眼,走向了厨房。
陆晨曦立刻远离薛峦,跟着进厨房。
"你不是应该在医院嘛?怎么回来了。"陆晨曦睁大大大的眼睛望着扬帆。扬帆低头倒水,拿着杯子走向餐桌坐好。眼睛瞟了眼时钟,恩,喝口水润润嗓子"已经23点了啊,作为一名上班族,我也该到家休息了吧。"说着,转头看向薛峦,"唉,那是以前我们院的薛大夫吧?"又回头看看时钟。"你们的会客时间挺特别的啊。"

"晨曦,他,扬帆怎么在你家。"惊吓来得太快像龙~卷~风~,薛峦有点被出现在眼前的家伙搞懵,怎么会是扬帆!怎么可能是扬帆!怎么会有个扬帆!怎么就是扬帆呢!
"薛大夫,哦,薛先生,怎么说呢?这也是我的家啊。是吧!晨曦。"扬帆看着陆晨曦,直接回答了薛峦的问题。陆晨曦呢,低着头在玩手指了。
薛峦就看着陆晨曦"怎,怎么就是你的家了。"

"哎呀,怎么说呢?薛先生,门口的鞋是我的,这个房子我还清了剩余贷款,那也算我一份,然后。"扬帆左手放开杯子,拍掉陆晨曦缴在一起的两只手,白白嫩嫩的小手因为突然的分离,分别往左右晃下去,被另一只大手牵起了其中一只。"这个,当然也是我的。"扬帆的手捏了捏陆晨曦的,并歪了头超她笑了下"你说呢?"

"这不可能,晨曦,你。。。"薛峦刚要上前,就看到扬帆突然手上发力拉了一把,陆晨曦一个脚下不稳就跌坐在扬帆怀里,背对着薛峦,把头埋在扬帆肩头。

"薛先生,我想我们需要休息,下次再来请你做客吧。"扬帆依旧没有看他,只是歪着头用嘴角碰了碰陆晨曦的头发。

薛峦呆呆的转个身,走向了门边,手刚碰上把手,又不甘心的转头"晨曦。。。"

"薛先生,如果你想和陆大夫叙旧的话,下次在社交时间我会为你俩腾出时间的。现在,请原谅我还有些事情。"

乓,门关了。室内蜜汁安静。

"好了,人走了,别装了,再咬可出血了啊。"听了这话,陆晨曦才松开口,扬帆的肩膀处赫然有一个很深的牙印,因为咬的太久,陆晨曦松开嘴的时候还连着一根银丝,想了下,陆晨曦又趴回去,一下一下舔抵着牙印处。"你今天怎么那么早回来呀。"

"我要不早点回来,你估计都和薛峦去美国了吧。"扬帆被舔的痒痒的,左手把玩着陆晨曦的右手,右手从陆晨曦的腰背处抚到脖颈,按压两下,再往下撸到腰背处,如此循环,给这只牙尖嘴利的小猫顺毛。"嘶,你又怎么了!"陆晨曦突然又咬了一口,然后再乖乖把血丝舔干净。过了会儿,直起身子对着扬帆瞪大眼睛。"再瞎说话,我再咬你!""我。"扬帆刚开口,陆晨曦就突然亲上了他,嘿,送上门的小猫,扬帆兴然接受。准备加。。。。。。
"好了,睡觉吧,明天还是早班呢!"
深这个吻。

"喂,陆大夫,陆晨曦。嘿。"扬帆在后面叫了两声,陆晨曦就是不理他,扭着腰往卧室走去。
扬帆无奈,拿起水杯把水喝完。




评论(7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