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铒钇

根宅〜

大家好,我叫张默涵。我也很绝望。

大家好,我叫张默涵。我的性格和我的名字很像默默的。我没有多大天份,这得看和谁比,和庄大夫,陆大夫,扬主任比,我是没什么天份,但是比之一般人还是有那么点天份的。在庄大夫没来之前,扬主任还没有被陆晨曦发现和医药代合作之前。我们仁合胸外科简直没眼看!!!!我的老师是仁合胸外前主任,现院长傅博文,老师和我差不多,是个话不多的人,很沉稳。他最喜欢的学生就是我的小师妹陆晨曦,说起我的小师妹那真是天赋绝艳的人,长得也好看,年纪轻轻,专业已经甩我好几条街了。当然天才们总是比较仙的,没什么烟火气。我的小师妹就是说一不二的个性,管你是谁,都得听她的,好吧好吧,天才有点小脾气是正常的,谁叫她说的还是对的,当然这得看对谁来说。对我们医生来说,小师妹说的完全对,但是对病患,姑奶奶她简直就是典型的错误案例!!病患每次都要到我面前义愤填膺的诉说对小年轻医生的不满。啊,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。这些病患太天真了,那么厉害的天才给你们治,你们还不乐意,你们别是傻子吧?难道你们还想让5、60岁的老大夫治吗?那都是文啦啦革后升上来的老人,对科技不怎么熟啊喂。你们再说我小师妹不靠谱,我会发火的我帮你们讲,我认真的哦!每次我都会被病患说的无从插嘴,此时就会有我们的小师叔---扬主任出场,扬主任会笑容满面的和病患说话,一起同仇敌慨的说一下年轻医生的态度问题,然后向病患解释小师妹是有多么的出色,最后把病患送走后,脸就沉下来让我把陆晨曦叫到他办公室去。当我在仁合里里外外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小师妹,正要敲扬主任门的时候。我听到了里面传来小师妹的声音“扬老师,这也不能怪我呀?谁让他看我年轻不信任我啊!我不一急,就放下这病只有我能治的大话了嘛。”“小祖宗唉,你可长点心吧!我们知道你医术好,他们不知道。现在医患关系多脆弱你不知道啊?”“好啦,好啦,下次我注意啊。”扬主任,你知道仁合楼梯有多少级台阶吗?我知道。刚才说了扬主任是我们的小师叔,他也最喜欢小师妹,小师妹也很喜欢他。经常扬老师,扬老师的叫唤。每次下手术都能看见,小师妹拉着小师叔的胳臂,让他带她去吃饭。小师叔就会逗小师妹,等到逗急了,才会无耐的说好吧好吧,下不为例啊。然后带着小师妹吃大餐去。小师叔我也想吃。还是算了。我突然想到刚才手术时,小师妹甜甜地叫我师哥时,小师叔那似笑非笑的眼神。每次去扬主任办公室也会看见小师妹坐在沙发上吃零食,把扬主任的沙发弄得和灾后现场一样,扬主任一边让小师妹不要吃了,却也不见他动,你说奇不奇怪!时间就在这样的日子里过去了,可是突然有一天,我觉得气氛很不对,小师妹不笑了,也不扬老师,扬老师的喊了,最奇怪的是中午我竟然在休息室见到小师妹了!!!然后我见到了,晨会上小师妹怼扬主任,查房时怼扬主任,办公室怼扬主任,扬主任有时不说话,有时沉着一张脸看着小师妹,这时小师妹就会转身离开。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很久,久到来知道陆晨曦和扬主任有多好的医生护士都走了,久到方志伟来了,方志伟还经常问我陆老师和扬主任是有什么血海深仇嘛?年轻人你还是太年轻了。久到来了个楚珺,听说走的小师叔的后门啊!所以,“楚珺,不要以为你有扬主任就有什么了不起了,来仁合进修的机会很少,不合格的进来了,合格的就进不来了”所以,就是这样。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,小师妹这是吃醋了吧。唉,有几次和小师妹一起去扬主任办公室,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楚珺的声音,小师妹就把报告拍我身上,自己转身就走了。扬主任呢,抬头看看我,又像是看我的身后,然后眼神失落的向下。喂喂,我能怎么办啊。久到庄恕来了,看到庄恕拿出小师妹的胸卡,我抬头看了眼扬主任。就见扬主任脸马上沉了下去,到底是知道小师妹要拍胸卡生气呢?还是胸卡在庄恕那儿生气呢?

评论(6)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