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铒钇

根宅〜

吃什么醋?

依旧无聊瞎写。 @汤圆一个墨   写给你看啊。健身去了。

"这楚大夫真是什么都不懂啊。病人说什么她都同意,还低声下气的。到底她是医生,病人是医生啊。"
"是啊,是啊,每次查房都被陆大夫训,我好几次看见训完后,她就去扬主任办公室了。"
"那不是打小报告嘛。是不是知道扬主任看不惯陆大夫,成心的啊。"
"唉唉唉,听说楚大夫是扬主任开后门来仁和进修的。"
食堂一角几个小护士渣渣渣的讨论着八卦。

陆晨曦和陈绍聪正好拿着餐盘从他们身边路过,听到了最后一句话。
"真的假的啊,陈绍聪,楚珺不是正规进修名额上来的?"
"哎呀呀,看你说的,是和不是又有什么区别呢?人楚大夫已然是我们仁和的进修大夫一员了,你只要负责带教就行了。怎么,她是扬帆的人,你想"陈绍聪手在颈部一划。
"想什么呢你,我就随口一问,关我什么事!"陆晨曦说着从陈绍聪的盘子里捡了块红烧肉吃。
"你说话归说话抢我红烧肉干嘛!唉,你知道我昨天在急诊看见谁了嘛?"
"看见谁了呀?"
"看见了薛。。。扬主任!"陈绍聪转头就看见扬帆端着餐盘站在桌边,身后还带个小尾巴"陆,陆老师好。"小尾巴还不认识陈大夫,就对他点头笑笑就又把头低了下去。
"哎呀,扬主任啊!吃饭呐,快去吃吧,等会人又要多了。"
"正好我看这儿就不错,不建议吧。"也不待人回答就把餐盘放在桌上了。
"说啊,你看见谁了。"陆晨曦完全不理会多出来的两人。依旧从陈绍聪的餐盘里夹肉吃。
"姑奶奶唉,就这么几块肉,我下午要没体力啦,"陈绍聪的筷子夹住陆晨曦的,及时救下自己的肉。陆晨曦只好一根一根的吸着面条。
"哦,我看见薛峦了。他陪着他女朋友的母亲,也就是未来丈母娘来的。"
隔壁某位漫不经心吃饭的主任,夹菜的手顿了一下。
"那是他老师。"又吸一根面。
"哦,老师啊,不对啊,你怎么知道的,有情况?快说说,快说说。"陈绍聪似挤眉弄眼。
"是以前神外的薛大夫?"旁边的某位主任总于忍不住了。"听说研究制药去了是吗?"
"哎呀,难为主任还记得啊!就是他,就是他。想当初我都存好钱想包个大红包了,哎呀呀,可惜了。"陈绍聪故作深沉的吸了口牛奶。"别转移话题!快如实招来,你怎么知道的。"陈绍聪放下牛奶,睁大眼看着陆晨曦。陆晨曦正低头吃饭呢,一抬头,发现三双眼睛盯着她。
"和你们有关嘛!吃饱了,走了。"
"哎呀,你等等我啊!我那红包还存着呢!哎呀,怎么会有我这么好的人,上赶着送钱啊。"
陈绍聪跟着陆晨曦后面跑,扬帆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俩的背影。

下午,陆晨曦正往员工休息室走去,突然被人拉进了楼梯间,后背在碰上墙壁时先靠着了一只手臂上。
"扬帆"陆晨曦抬头对上扬帆的眼睛"你干嘛啊!"
扬帆眯着眼看着她,也不说话,就对着她笑。
虽然这笑很好看,但是陆晨曦缺有点心虚,他不怕和扬帆吵,就怕他对她笑。"你。。。你。。。要干嘛!"

"陆大夫,你那么紧张干嘛?我。。。。"扬帆一点点靠近陆晨曦,15厘米,10厘米,0厘米,负厘米,微微扬起的嘴角靠近陆晨曦微微粉红的耳廓"能对你干什么呢?"扬帆一贯特别奇特的断句方式,说话间的气息吹着陆晨曦的耳朵,痒痒的麻麻的,更别提嘴唇的张合若有似无的碰触着她的耳朵,真是让人。。。让人。。好吧,陆晨曦难过的承认,她喜欢这样的扬帆。

贴着墙的双手慢慢的提起,抓住腰间挺拔的白大褂,慢慢的向上,一路皱褶,抓住两侧领子,踮起脚尖倾身向前,"嘶,扬院长 你,这是在楼梯间 骚扰下属大夫啊。"
陆晨曦刚想后退,想不到按在她背后的那只手就轻轻的往前送了下力道,踮着脚尖的陆晨曦就失衡的往前冲扑进了扬帆的怀里。
扬帆满意的扬扬嘴角,左颊贴着右颊"这,这,陆大夫你都投怀了,我更认可是________(填空题,大家随意发挥)。
"说吧,我给你机会。"扬帆抱着陆晨曦。
"蛤?说什么?"陆晨曦头埋在扬帆肩颈处闷闷的说。
"中午在食堂。。"
"食堂,你说你和楚珺啊。没关系,你带着女大夫吃饭,我不介意的。"才怪,妈的,都没和我在食堂吃过饭。
"我不是说她。"我明明说的是。。。
"你说薛峦啊。哦,他回来了。"扬帆这是吃醋了?嘻嘻。
"我也没说薛峦。你听我把话说完。"扬帆松开陆晨曦,看着她认真说。
"你吃不起红烧肉嘛,干嘛去抢陈大夫的,夹来夹去多不卫生啊。下次你刷我卡,喜欢吃的统统买一份,中午要吃好,你一天天多少手术,不吃饱怎么。。。"剩下的话没发说出来了。因为陆晨曦已经勾着扬院长的脖子亲上去了。

"晨曦,你。"薛峦从上一层楼梯间下来,震惊的看着他俩。
-----
午饭之后,薛峦到护士台找陆晨曦,路过的扬帆告诉他。
"陆大夫啊。陆大夫中午会在楼梯间休息一会儿,现在应该不在,过20分钟吧,你去楼梯间找她,东边那个。"

评论(16)

热度(60)